影光。

=None

囤米英用。女神是como

波诺弗瓦牌有声读物开始讲故事啦

控诉某位同学一直弧我的举动。

 @一直走下去w 看不出来就打你?其实我可以给你听听录音wwww

拜托请不要让lo主写搞笑故事了就从这里来看lo一点都不适合搞笑风!哭哭。顺便看这里就知道lo有多话唠了所以快找我玩呀!

欧欧西来自我!!

米英only注意!其余全部友情向XDD

(米英描写也很少…惭愧

粗口注意!

             

又名《为什么明明六人宿舍只有三张床上有人》

又名《恶友组究竟为何惨死街头》

又名《罗维诺究竟做了什么》

又名《米英闪光弹究竟有多闪》           

               

#

   各种意义上来讲,弗朗西斯感觉自己被坑了。

                   

   他本可以拿出自己心爱的手机躺在床上垫个枕头刷着推特,一边听着歌一边哼出声再顺手抓几把他们的零食。而现在——他必须作为安东尼奥的唱歌机任由对方点歌。

   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人道了。他把手机扔到床上,想要抓一把坐他对面那个英国佬的零食,却很不妙的被阿尔弗雷德打回来。妈的死给。弗朗西斯在心中腹诽。

   他就不该来这个春游。说着好听为了放松学生不给他们太大的压力而组织的这一天一夜的春游,实则把他们送到了军训基地训练。不仅如此还要被他们一群人压迫,重点是他打不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merde(他妈的),弗朗西斯啐了一句,他还要给安东尼奥那个该死的番茄佬唱歌。

                          

   “安东尼奥——♪” 他清了清嗓子,试图让自己的声音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并且婉转动听,不过很明显他失败了。“安东尼奥我好心给你唱歌你居然打哥哥?!”

   “行了我不想听了。你给我讲故事吧,亲分困了。”

   “……”好极了哥哥从幼儿唱歌机变成了有声读物。

 

    他再次清了清嗓子,毫不意外的收到了来自对面英国人的白眼。“海王呢——有九个女儿。其中第九个女儿是最美的……噢噢噢安东尼奥你打哈欠了!乖躺下睡觉我不讲了啊。”

   “滚你丫的弗朗西斯。”

                             

   “然后呢?和你一样美的第九个女儿怎么了?”亚瑟将摊开的被子盖在自己和阿尔弗雷德身上,然后被阿尔弗雷德抱进怀里,自然的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再顺手朝弗朗西斯对他竖起的中指的方向扔了一个枕头。

   “你也要听了是不是!”

   “对,是,快讲。”阿尔弗雷德顺口接了话。

   “你不是他男朋友吗好好带着他行不——”

   “你说什么?”

   “……你不是他同学——”实力憋屈。

   “我是他什么?”

   “我说你不是他老公吗好好带着他!!”

                     

   “……”

                           

   “去死吧,Alfred Fucking Jones”金发绿眼的英国人试图推开那个十九岁的少年,却被对方一手抓住,“现在,放开我的手。”

   “英雄可没有一句不对的地方,Mrs Jones.”

   噢上帝,他们开始接吻了。弗朗西斯绝望的想到。

                         

   “好的我们继续。她有着一头金色的黄发……”弗朗西斯试图拖长音,看上去他还没有发现自己语句中的任何不对劲。

   “什么?金色的黄发?”

   “额不对……金色的秀发。安东尼奥你能不能闭嘴!”他突然发了火,但是这并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被另外一个枕头砸中。我申请换宿舍,他哀嚎了一声,“以及一双碧蓝色的眼珠。”

                       

   “待会儿?我怎么觉得你在说阿尔弗雷德。”亚瑟推开了再一次凑过来的脸,“还有阿尔弗雷德你能不能要点脸这里是宿舍。”

   “原来你们还知道要脸啊粗眉毛。”

   “西班牙佬你信不信我把你番茄全部扔到弗朗西斯脸上。”

   “我说你们两个吵架能不能不要扯到哥哥我!”

   “哈哈哈哈哈哈法国佬你的表情。”

                           

   “……”

   “等等,刚刚掉下来的是谁?”

   “不知道,反正不是我和阿尔弗雷德。”

   “也不是亲分我哦。”

   “那就不要管了。”

   “是,是本大爷……”基尔伯特颤颤巍巍地伸出了手,试图依靠扒床板站起来。“本大爷扒的是谁的床板。”

   亚瑟干脆的将基尔伯特打了下去,确定再无反应了以后。“我和阿尔弗雷德。”他拍了拍手,“胡子混蛋现在骚扰你的人少了一个,可以继续讲故事了吗。”

                        

   “小亚瑟你不能一听到金发蓝眼就想到阿尔弗雷德。虽然我知道你们——”

   “是想打架吗法国佬。”他随手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准备砸过去。

   “等等亚蒂那是英雄的手机——不你按到开机键了。”阿尔弗雷德准备夺过自己的手机,“这个……英雄觉得自己换一个床比较好。”

                     

   手机屏幕是一张照片,准确的来说亚瑟睡觉时抱着他那两米高的泰迪熊的照片。暖黄色的灯光照在那个人的脸庞上,半个脸窝在泰迪熊的脖颈内,金色的头发如同阳光渐渐流泻。

    相比起两米高的泰迪对方整个人显得更加瘦小,娃娃脸反而有几分十三岁而不是二十三岁的意味。

                        

   “亚蒂你可以听我解释——”

   亚瑟将对方的手机放到身后,“我觉得你确实需要好好解释一下照片哪来的了?还是说你跟变态一样趁我睡觉的时候偷拍?”

   “虽然说这张照片是英雄拍的……”

   “废话你还以为有几个人进过我的房间?!”亚瑟突然提高了声调,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如同一个深海炸弹。

   阿尔弗雷德咽了口水,他看着面前这个英国人反而不知到说什么好,“你的意思是?”他假装没听见德国人和法国人的口哨声。“额……英雄很高兴。”他有些尴尬的推了一下眼镜,却发现自己的眼镜早已被摘下显得更加尴尬了。

 “去死吧笨蛋。”亚瑟将手机扔给了阿尔弗雷德重新回到被窝。

            

  “我说——温情剧结束了吗,亲分要听故事。”

                              

  “有一天,在她十八岁生日那一天,她把头浮出了水面,她看到一艘船开了过来——”

  “把她的头撵跑了。”那个英国人面无表情的接话。

  “不要迁怒啊你个原不良!阿尔弗雷德你也不管管他!”

                                                  

  “……船上站着一个叫做阿尔弗雷德的王子。”

                     

  “什么阿尔弗雷德不是公主吗?”(英雄可不是王子我可是英雄啊!)

                                                                                 

  “闭嘴吧笨蛋情侣!把你们内部矛盾解决完了再过来听故事。”他翻了个白眼,为什么有声读物还要兼职解决情感问题。不对他不是有声读物啊。

  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样显得他搞笑极了,“第九个女儿感到非常的,心中一阵dokidoki。”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okidoki弗朗鸡你好少女心啊。”

  “dokidoki是什么啊?!心跳吗!”

  “没错就是小少爷你每次遇到阿尔弗雷德就会产生的心跳哦!”

  “别开玩笑了见到他肯定是心跳停止好吗!”

  “不要那么害羞嘛亚蒂。”

                                                          

  “第九个女儿觉得,她爱上了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男人。安静——安静——”

      那个坐在角落的南意大利人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开始了在有声童话启动后的第一句话,“女主叫什么?”

  “男主叫阿尔弗雷德女主肯定就是粗眉毛啦。小罗维你问的是什么问题啊。”

  “女主叫亚瑟·冰晶蝶灵· Q·紫梦雪雅殇雪——”

  “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安塔利亚·伤梦薰魅·海瑟薇·羽灵”亚瑟顺口又接上了。

  “柯克兰·琼斯”这次是阿尔弗雷德。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小亚瑟你很懂啊……”

   “你究竟是偷了多少王耀的玛丽苏小说看……”

   “无力吐槽。”

                

   “闭嘴,混蛋们。”他将头缩进阿尔弗雷德的怀里。

   “……”

   “粗眉毛你怎么能暂停我的有声读物呢?!”不得不说安东尼奥很会耍赖。

                                                  

    “阿尔弗雷德有着一根精神抖擞的呆毛,和迷人的泪痣。亚瑟于是恳求自己的父王大人,希望自己能出海。”

   “女主为啥不叫冰晶梦晶蝶呢。”手动微笑。

   “出海去打鱼吗。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罗维这话接得好。”

                             

    “然后她打到了一条大鱼,鲨鱼和鸟分食了那条大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的《老人与海》到此为止。”

                                    

  “老人与海尔兄弟。”

  “海尔兄弟是对基。”

   “……”沉默是金。

  “……刚刚那两句谁说的?”

                                

  “冰晶水晶梦蝶决定去沙滩上,她跟海巫婆说,我希望能有一条人类的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条弗朗鸡你走路靠一条腿的吗。”

  “只要一条就够了哈哈哈哈哈哈”

  “她怎么不要八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给你讲了该死的混蛋们!你们的有声读物到此结束了!”

  “嗨你个丑逼给我一条腿呗”安东尼奥竖起了中指,朝着弗朗西斯做了一个狰狞的表情,“嗨你个傻逼,你个傻逼。”

  “闭嘴安东尼奥!你的有声读物再也不会为你讲故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童话突然会突然骂起人来。”

  “亚蒂小心滚下去!”阿尔弗雷德顺势抱住了亚瑟的腰,轻轻拍着他的背以防他笑到打嗝。顺带吃点豆腐。

  “下面是基尔伯特怕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

 

  “偶可以答应你的愿望,但四俚要给我你的森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森音”

  “你真的不用睡了是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救命”

 

  “然后呢没有人继续讲吗?”瞧瞧那个英国人笑的脸都红了。

 

  “……没有!晚安!睡觉!”法国人干脆的缩进了被子。“麻烦关下灯。”

  “亲分突击——☆”西班牙人站到了床沿上,两只手撑在自己的身体两边,朝着斜对面的床飞过去。“完美降落!”刚好砸到了一个被子球,里面裹着弗朗西斯的那种。

  “操你娘的安东尼奥你做什么!”

  “我的头撞到床板了好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两个臭傻逼。”

  “阿尔弗雷德你憋笑不辛苦吗。”罗维诺悄悄地往电灯开关爬去,“关门,熄灯,睡觉,今晚节目到此结束。”说完他踹了安东尼奥一脚。

  “弗朗鸡你居然踹亲分我!”

  “什么哥哥什么都没有做!搞不好是小亚瑟呢!”

  “什么想打架是不是你们这些混蛋!”

 

  首先是那个法国人和西班牙人打过来,接着南意大利人见证了一个比那两位瘦小的英国人是如何一脚踹一个另一边揪着人头发并且完美的制服那两个人的场面。

  他可什么都没做,说着他又撕开了一包零食。好极了他们现在就像叠罗汉一样,最底层是法国人最上面是英国人,可怜的西班牙人不仅白白挨了一脚还被夹在中间。

 

  “可是亚蒂你还没有给英雄晚安吻,英雄睡不着。”

  “乖孩子我相信你自己一个人睡得着的——!”

  他们又开始接吻了,阿尔弗雷德将手撑在那两个人的身上,细碎的吻从亚瑟的额头往下,较轻较重的吮吸和舔咬让他感到难耐。额头、脸颊、鼻息,最后才是唇。两人的呼吸早已染上情,欲,进展比想象的来说还要顺利。按过去说,阿尔弗雷德还应多出撬开对方牙齿,略带强制性的吻上,满意地看着人潮湿的绿眼睛带着娇嗔般的眼神。

  两人的舌尖在对方唇中搜刮,舌尖互相交缠,逐渐发热的身体越靠越近,吞咽着彼此的津,液,甚至想要深入到喉咙里。

  他们暂且忽略了下面那两位的悄悄话,顺带一人踹了一脚。

  “现在可是宿舍,随时发情的小鬼。”他将手或轻或重的抚上对方的肌肉,带着撩人的色彩,整个人更加靠近对方使他们的鼻息互相交缠。

  阿尔弗雷德将亚瑟抱回他们的床位,任由对方的动作“你是故意的。”

  “现在是睡觉时间了小鬼——”亚瑟躺回自己的床并且霸道的占了整个床位,“现在,晚安。”

 

  哀嚎的人似乎又多加了一个。罗维诺又开了一盒布丁。他看着阿尔弗雷德一脚踩上那两个混蛋的床并且直径睡了上去,完美的压在了他们身上,顺带将脚踩在那个普鲁士人的身上。

 

Fin.

 

亚瑟·全场最佳·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自作自受·F·琼斯

罗维诺·最佳吐槽及最佳扔锅选手·瓦尔加斯

基尔伯特·死在地板·贝什米特

安东尼奥·最强背锅选手·费尔南德斯·三岁半·卡里埃多

弗朗西斯·保姆担当·波诺弗瓦

            

恶友加罗维组:妈的死给

评论(7)
热度(54)

© 影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