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光。

=None

囤米英用。女神是como

星辰

*一篇稿子,作用是拉低整体质量

*想要写番外,如果有人想看的话(…)

*KQ

         

Ready?

                   

                

            

       忘了在什么时候,我曾经许诺过要带给他一片星空。或许是小时候,又或许在皇宫里,在拥抱他的时候,向他发誓的时候——黑桃国没有星空。

       王耀不可思议的神情和亚蒂含笑的面孔还能浮现在我面前,好像他们从头至尾都讲我这一个誓言当做一个荒谬的笑话。

       但是我会做到这个玩笑,我将会以英雄的身份找到一片星空,和他一起。

            

<星辰>

      

       糟糕的一天。

       天气不冷不热,甚至没有烦恼的雨落在黑桃国的大陆上。洁白的云轻轻的浮在天空中,软绵绵的,再缀上一点晨曦。在这样的一天中进行一次甜美的下午茶会是多么美妙的事情,但是——

       这样可爱甜蜜的下午茶被无关紧要、甚至压根比不上这里的一小块甜点的事情所打断,那个人,又是多么的可恨。

如果不是带那个活力地十九岁小伙所作的话,我们的柯克兰公爵真的会发火。他每天都会收到那个有着蓝色眼睛的、明明还十分年轻却已经成为国王的小伙子所送来的鲜花、装着萤火虫的小灯笼或是用魔法变出的一缕阳光。童年的记忆被丢在某个小角落里,早就变得模糊不堪,他也从每日正式的感谢,到已经习惯似的微笑着接受。那个二十三岁的公爵也早已忘记了国王陛下为什么要送他这些东西。每当去怀念过去的时候就会有朦胧的话语在耳边回响,他敢保证,在小时候,绝对有人常常对他说过这句话。

     

       “我会送给你萤火、阳光、鲜花,我还会送给你一片星空,在我向你求婚之际。”

       他指尖摩挲着红茶杯缘,原本温热的红茶变得冰冷,这可不是好的征兆,至少可以看出柯克兰公爵的漫不经心。童年里的那个人有着和阿尔弗一样的天蓝色眼睛,晴朗的如同黑桃国的天空,但是他对童年也几乎只剩下那么一点可怜的印象。

       

       亚瑟又往红茶里加了一颗方糖,这么算上他一共加上三颗了,这本该是那个蓝眼国王的习惯,他看向身边的女仆,想要说些什么,糖匙被刻意轻放在盘子上,却仍然发出微小的声响,“你看到阿尔…不,琼斯殿下了吗?”他轻声向那位女仆问道。

       “陛下似乎出去了。”女仆微微倾身,“殿下,茶要凉了。”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绿眼睛的公爵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他也不清楚自己是回答女仆的哪个问题。令人感到庆幸但又让亚瑟莫名有点失望的是,他今天没有送来那些礼物。但仅仅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他不在黑桃国内,平常他只要在黑桃国境内,便会有一份礼物送过来,也许不是他本人送过来的,但是必定会有。但说实话,看着本身威严的国王跟个孩子一样的躲在灌木丛后还是很有意思的,蓝色的眼睛在叶子间隙中格外显眼。一再确定自己打开了那些小玩意儿之后,再缩着腰离开。

       妖精小姐喜欢在背后捉弄他,但是无论怎样恶作剧都不会被看到的妖精小姐总是会气呼呼的更加过分。那一副仿佛遇到了什么灵异事件的表情偶尔也可作为下午茶之间的笑料。一边调笑着妖精小姐再假装嫌弃阿尔弗雷德这样的时光此时回忆起来也十分令人感到愉快。

          

       “爱丽丝。”他轻声唤道,起身的时候小心翼翼的不让椅子和地板发出刺耳的噪声,“帮我请下假吧,我想…放松一段时间。有什么事直接通知我就好,公务就,麻烦罗茜了。”

       那个被唤作爱丽丝的女仆眨了眨眼,“我明白了殿下,这次出去是因为琼斯陛下吗?”她的语气带着些调笑。又将手轻轻捂住嘴,微微鞠了一躬,“抱歉,我失态了。”

       “没事,我大概今天晚上离开。”他摇了摇手,离开了。

        

      

       人们说,红心国的星空温柔而又宁静,梅花国的星空干净而又闪耀,钻石国的星空绚烂而又多姿。然而人们另一边又用着惋惜的语气感叹,多么美丽多么富饶的黑桃国,为什么会没有星空呢?红心国没有萤火,梅华国没有阳光,钻石国没有鲜花。那又如何呢?

    

“没有鲜花又如何?它总是不能保持着它的美。”弗朗西斯这样说道。

       亚瑟想起他曾经和阿尔弗雷德到钻石国做客,那里花朵四抵,鲜艳美丽,春夏秋冬都一如既往。他们的灌木丛寻觅不到白花的踪迹,便细心用绢纸叠成一朵花儿放在那里。初春的枝丫上仅有绿色,他们用风车挂在枝头。    

       阿尔弗雷德一如既往的嘲笑着钻石国的人们不懂得瞬间或是短暂的美丽,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比我们要享受。他也一如既往的变着法子送着不同的鲜花,玫瑰、百合、鸢尾、茶棉,亚瑟也用过木棉和矮牵牛做过一个花环,即使它们在钻石国人们眼里不过是一些枯枝烂叶。

       

       就如同梅花国向来不在意着阳光。他们自负地认为他们会找到更好的资源去代替阳光,他们从不认为阳光是一种情调,物质、现实的梅花国人从内心否定着这些。梅花国的冬天要比夏天长,夜晚要比早晨长。各式各样的路灯也是一大特色,他同样能给人们带来温暖。

       [那是一个如同童话一般的国家。]大部分书都是如此写的,他们喜欢用童话般的国家来比喻梅花国或者红心国,但它们确实太过完美了。

       

       还有红心国——

       

       红心国是作为他和阿尔弗雷德旅游的时候才去的,姑且不提在大马路上被十三人发现而被叫到红心国的王宫里去谈判,在那里的回忆都非常的美好。

       红心国总是洋溢着欢乐的、美好的气息。人们的脸上带着笑容,这幅样子是常年居住在黑桃国的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没有见过的。人们的心情将国家更加温暖,每个季节又会有不同盛大的宴会。红心国偏远一些,几乎是半隔绝的。同样也产生了更加不同的文化,这些文化,大多都是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没有听过的。

       夏夜的圣日无疑是最热闹的,人们燃起篝火,唱着歌,姑娘们跳着民俗舞蹈,另一边又有着不同的活动。“人们当然最喜欢红色啦,红色也是红心国的代表颜色哦!”红心国的骑士这样说道,没事儿朝着居民挥着手,又高高兴兴地接过别人递过来的食物,毫无十三人的架子。

       “你们国家的十三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他拽了一下阿尔弗雷德的手示意对方不要乱拿别人的东西吃,毕竟作为客人他们当然要有些必要的礼仪。

       “ve?哥哥和路德都不允许我这样做啦——不过晓梅有时候会给大家做好吃的甜点哦,菊也会做啦,不过感觉菊经常很忙。”

       “那你们听说过萤火吗……?就是一种绿色的……光。”亚瑟的声音有些干涩。

       “绿色的?!好恐怖——!!光就是要暖暖的黄色和幸福的橙色才好啊!”

       暖暖的黄色和幸福的橙色?洋溢在温暖之中的红心国从来没有听说过萤火,当然也不知道这样的诅咒。他们大可以在篝火前互相亲吻舞蹈,丝毫不忌惮地表达着自己对恋人的爱。红心国仿佛带着幸福的力量,无私地祝福、带给人们幸福。

       说实在的,亚瑟他是非常喜欢红心国的。并且,他和阿尔弗雷德的恋爱开始与此。那又得回到阿尔弗雷德刚上任的时候,费里西安诺带着他们走遍了红心国首都的大街,他真没想到为什么红心国的J会那么闲。

       他是在那个时候告白的,接下来就是理所应当的交往。那个还十分青涩的少年的誓言他现在都还记着——“我会让你成为我的王后。”

       

       

       大脑之中的浑胀是从前段时间开始的,从一开始的不适到后面的头晕,到了现在,他几乎没有办法继续处理公务。

       记忆中仿佛缺失了什么格外空落,如果不是他向他那四个该死的兄弟一再确认过没有人对他的记忆做了手脚顺带讽刺他了好段时间,他绝对会运用时空穿梭魔法回到那一段时间从头再来。

       行李被收拾的整整齐齐放在床边,与其相对的即是桌上被摆放得乱七八糟的文件,窗外墨色的天空十分单调,黑桃国的夜晚只有一个突兀的月亮镶嵌在单调的天空,再多几分也只有比天空浅一些的云。

       他思考着要不要去找阿尔弗雷德道个别,但是又觉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最终还是只匆忙寄上围巾,随手背个平时出门的包,看了一眼已经整理好的行李,叹了口气。

       他终究还是不舍得黑桃国。

       

       

       “如同童话一般的国家——应该是黑桃国才是啊。”亚瑟听到如同抱怨般的声音,他看到对方随意的翻动着手中厚重的书籍,蓝色的眼睛里溢满的苦恼,点点的闪烁着什么亚瑟从来没有见过的。

       “世界的英雄可不会在这里看这些无聊的书,我们应该去拯救世界!”蹦来蹦去活泼的声影透过夕阳在亚瑟的书页上投下一片阴影,指向亚瑟所看的地方。

       “王耀可不会允许黑桃国未来的国王陛下去做那么没品的事。我觉得你还是把你的注意力放回你的书内比较好。听说他过一段时间就要来考了。”亚瑟眨了眨他的眼睛。

       阿尔弗雷德一把拉住他的手,“我说——我们逃出去好不好。”

       “……好。”会答应那荒诞的要求一定是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的错。

       

       他们偷偷的翻过并不高的窗子,在躲过女仆们和士兵的巡逻倒是花了不少时间,等到真正逃了出来又马上飞奔到黑桃国的钟塔下。将呼吸平静下来之后,亚瑟才意识到事情的眼中,并且罪魁祸首还在一边欢呼。

       “他们会急疯的——”亚瑟这样说道。天已经暗下不少,他甚至可以想象到王耀回去会怎么训斥他们,甚至关他们几个月的禁闭,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书上说的是真的,亚蒂。”他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有点闷,显然他也注意到天色暗下来以后黑桃国的天空,如同墨所倾倒一般,夜晚所有光亮都被寄托在哪个突兀的可怜兮兮的月亮上,整一片都是这样的,被孤独和寂寞所笼罩着的“黑桃国真的没有星空……”他的声音溢满了失望。

       也许是实在不忍心看到对方这个样子,“我们可以去偷看啊,偷看别的国家的星空……!”

       “那样无法成为你的星空!”

       “……?”

       “没,没有什么。英雄说的是,一起去吧!”亚瑟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笑容有点难堪,可是他想不到原因。

 

       故事已经出了太多意外,所以再出一点也没有关系。上帝总是开着这样奇怪的玩笑,接下来的事让亚瑟有些心惊胆战——阿尔弗雷德在攀爬灯塔的途中,不,没有很高的地方,直挺挺的摔了下来。

       那是一个没有星空的晚上,但是他看到了对方蓝色眼睛闪着的什么,亮晶晶的,他从来没有见过。隐隐约约大致是这样的,他记得那是这样的,他当然记得。

       那个小故事的结局是,他接下来两个月都没有见到阿尔弗雷德。

       

       不只算是谁关禁闭,亚瑟倒是自由的很,柯克兰家族那边好像忙着另一边的事没有时间管他,阿尔弗雷德的情况他这边也不清楚,也许是被王耀关在某个地方被教训。

       值得一提的这个小故事的后续,阿尔弗雷德身上的伤多多少少也好得差不多了,也仅有某些地方还依旧贴着膏药。

       “这次还是没有让亚瑟看到星空呢,明明说好了的。”他像孩子一样鼓起脸,“这样的不守承诺就不算英雄了啊。”

       “之前也有人说要送我一片星空呢……明明那是不可能的啊。”

       “……”

       

       

       和他摔下来那天天气一样,不知为何他喜欢把那天定义成“阿尔弗雷德摔下来的日子”,而不是“他们逃出去去寻找星空的日子”,大概是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吧。而且相比之下,他更加在意阿尔弗雷德摔下来受伤。

       如果这件事被他知道他肯定又要闹吧,亚瑟不禁失笑,肯定会说些什么你总是把注意力放在需要照顾我上面,而不是我去保护你啊,又孩子气的说什么,“英雄才不需要你照顾。”这样的话。明明只是个十九岁的孩子而已啊。

       依旧是用过不知道多少次的比喻,如墨倾倒的天空,大概是因为没有比这个比喻更加恰当了。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黑桃国的童话书里也曾经描绘过这个国家的天空,不过那里所描绘的实在不像是黑桃国——偶尔有几颗闪亮干净的星星眨眼,再迈着轻盈的舞步来到天空中央,轻轻缭去面纱,甜甜的微笑着,向大地洒出柔和的月光,用自己的方式向万物祝福。再有些流星划过,周围萦绕着淡金色,亦或是银白色的光芒。

       倒不是说这样的说法不可理喻,但这在黑桃国也是在不可实现。黑桃国的天空就是前文所说的如同墨一般,不然就是另外一个比喻。如同贫穷人家脏兮兮的布头,有些地方还被补上老婆婆似的紫灰色的色块,毫不均匀,也毫无美感。这是黑桃国某个大名鼎鼎的讽刺家所写的,即使这样很过分,但他说的是实话。亚瑟当然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是什么。但是相比起这个,他为什么不去看看梅花国呢,按他这么说,梅花国连光明都没有了。

       亚瑟的心思也带上了些讽刺的意味。

       

       仅仅带了平时的背包,也没什么地方好去。这个时候,钟塔还开放吗?亚瑟这样想到。阿尔弗雷德一天都没有见他,这颗不像是他那风格会做的事情,自从他们认识以后,除了那两个月,他们每天都会见面。

       他们几乎玩遍了整个黑桃国。直到对方成为了国王,他成为了柯克兰家族的继承人,他们的游玩范围从黑桃国扩大到整个黑桃大陆。但是黑桃国终究是不一样的,亚瑟抱着这样的想法。

       王耀也没有少跟他抱怨过每次出行公务都要扔给他,而他的公务也没有少交给爱丽丝。他们都曾经问过,为什么他不当皇后,全国人民都会很支持的。

       “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倒是阿尔弗雷德首先反对。

       “那样的话,柯克兰家就没有人管了啊……”他知道他笑得很牵强,他始终无法忽视心底的那些难过。

       不过王耀的眼神好像带了些深意。

       

       提到天空,他就想起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如同一块蓝色的玻璃,也如同白日的天空,有着悠闲的云缓缓悠过,也曾经有过画家将那双漂亮的眼睛描绘成海蓝色,但是他更加适合象征着自由的天空,那更加适合他。

       阿尔弗雷德太会说情话,他用他那漂亮的词汇去形容亚瑟的眼睛。

       他说他的眼睛藏着森林。又似一潭绿水,有着可以融化人的温度,偶尔泛起涟漪,也像森林被微风吹过的树叶沙沙作响。它蕴藏着阳光与生命——眼中游着绿色的鱼。不如同纯净没有杂质的祖母绿,反而各种各样的绿色交错多之复杂,就如同森林晕着暖黄,如同阳光撒在那潭绿水或是那片森林上。

       暂且不提阿尔弗雷德请了扑克大陆上多少有名的作家描述出那样的颜色,又请多少吟游诗人去歌颂他,多少画家去描绘他。最后又只能一脸认真的转过头对亚瑟说,带着抱怨的语气:“亚蒂你的眼睛太漂亮了——就连最伟大的画家也无法绘出那样的颜色。”直到亚瑟脸红心跳小声去抱怨。“上帝真是太慷慨了,将世界上最美丽的颜色藏在了你的眼里。”

       

       他也记得小时候那个孩子和他一样讨人喜欢。

       他记得那里,那是一片草地,长着蓝色的小花,旁边有着郁郁葱葱的大树,那是精灵之树,他小时候听过不少他的传说,周围围着小小的栅栏,那里总能感受到暖暖的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大树投下金色小小碎片。他当然记得那里,他还记得发生在那的每一件事,令人感到惋惜的是,他忘记陪他的那个人是谁了。

       他会认真的说“你眼睛中所倒映出的风景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这般的话。亚瑟也还会扭捏着抓住自己的衣摆说,“我也很喜欢你啊!你的一切我都喜欢!”这样的话。

       如今可是饶了他吧。亚瑟这样想着。

       

       

       时间的齿轮从未停止转动,它用一种最冷酷和理智的方式,让每个生命得以平行前进。亚瑟从来无法模仿出那样的声音。

       “TikTok Tik Tok.”

       “click——click.”

       钟楼内齿轮都已沾满了灰,缓缓的转动,或许是用围巾捂住了耳朵的缘故,声音还不算太大,并没有让他感受到不适。钟楼不知道在哪年的时候开始开放,也有可能是阿尔弗雷德当上国王后才下令开放的。这有一点好处,他们不用攀爬近百米的钟塔,实际上就算没有开放也不用,亚瑟对于他现在的魔法的掌控还是很有信心的。

       越往上走反而越来金碧辉煌了,原本笔直的楼梯不知何时变成旋转的,由上往下看可以看见一层一层的,由翡翠,银石,到最底下的有些发锈的把手。尘土飘扬惹人发呛,往上仍然是看不到尽头,亚瑟有些后悔走进这里了。

       昏黄色的灯有些摇摇欲坠。扶手开始刻画上精致的花纹,和古黑桃国的文字有些相似,凹凸的不平的手感让亚瑟感到非常享受。

       

       “有人吗——”亚瑟轻声唤道,偌大的空间内声音被不同的撞击返回,反而变大了。也是,谁会大晚上的跑到这里来呢。亚瑟这样想到,如果不是怕毁坏这里的零件,他肯定运用魔法直接瞬移到上面。

       到上面能够看到其他国家的星空吗——这里是整个黑桃国,甚至在整个扑克大陆都非常高的地方,要眺望到其他国家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他真的能够看到星空吗。

       说不定童话书所描写的星空是真的——只不过黑桃国人自己看不到而已。就如同我们所手捧一束鲜花,而钻石国人们却只能看到枯枝残叶。

       

       鞋跟踩在楼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亚瑟终于看到来自外面的点点光亮。

       依旧是墨色的天空,就算眺望远方,也依旧只有那个突兀的月亮,看不到丝毫星光。亚瑟突然想念家里的甜点,他或许还可以让爱丽丝泡一杯红茶,他越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来这里了。

       反倒是最顶层没有灯光,唯有微弱的、皎洁、淡淡的月光。

       

       “亚蒂……?”熟悉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你为什么在这里。”亚瑟转过身,将半个头埋在围巾里,抽了抽鼻子,伸手去理了理对方有些乱的碎发。

       “英雄天天都在这里,瞧吧,就算是邻国的星空也看不到。”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他扭头看向对方那纯粹的绿色的眼睛,略微蓬松的金发。

       “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你能和英雄讲讲你小时候那个孩子吗。”他突然咧嘴笑了。

       “当然。”亚瑟的眼中突然带着一份温柔,这让阿尔弗雷德感到嫉妒,只有他和王耀知道那个孩子是谁,但是他还是莫名的感到嫉妒。“他有着和你一样的蓝色的眼睛,不过他的眼睛相比起夏日的天空,更像是冬日里飘着小雪冬日的阳光。他的声音永远带着点欢乐,他的性格也是这样的。金色的头发如阳光沉淀,脸上还有些胖乎乎的。”他的声音带着自豪和幸福。

       “他曾经和我承诺过,在我与他结婚的时候,会送我一片星空。我还傻傻的答应了,多可笑啊不是吗,我们明明就该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我还是傻傻的答应了。”他顿了一下,歪头思考,脸有些微红,“明明还是小孩子,却意外的很会说情话啊。他的名字是——”

   

       “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切都像安排好的一样,不知为何的就脱出口这个在心底咀嚼了几千,甚至是几万遍的名字。

   

       “我能吻你吗?”阿尔弗雷德蓝色的眼神依旧是那样认真,闪烁着笑意,亚瑟却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白色的星块在天蓝色中挣扎,眼睛中飘着悠悠的云,一闪一闪的,就仿佛星星一般。她终于知道那种难以言述的美是如何,但绝对不是他的眼睛,而是阿尔弗雷德的——他想起童话里描述黑桃国的星空,又突然想起那些童话都是由钻石国、红心国,甚至是梅花国的人写的。他也想起当阿尔弗雷德摔下去那一刻对方眼睛闪烁的是什么,他曾经以为是泪水。那夜的天空划过星痕,不过没人知道罢了。

       亚瑟轻轻踮脚主动吻上对方,不同于他们过去的,这个吻青涩,如同初恋一般,和他们第一个吻相同。在精灵之树下的如同偷尝禁果一般的、小心翼翼的吻。亚瑟闭上眼,舌尖舔舐着对方上唇,睫毛微微颤抖。

       他看到了。由钟塔所开始的一篇星空,渐渐流动在这片如墨的天空,带来点点光芒,调皮的踏着舞步所来到,他等了这片星空等了太久,直到它真正来到才发现自己措手不及。他不敢去直视那人的星空,他感到自己呼吸有点急促。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

   

   

       童话里说的是真的。亚瑟这样想到,黑桃国的星空偶尔有几颗闪亮干净的星星眨眼,再迈着轻盈的舞步来到天空中央,轻轻缭去面纱,甜甜的微笑着,向大地洒出柔和的月光,用自己的方式向万物祝福。再有些流星划过,周围萦绕着淡金色,亦或是银白色的光芒。他提上他之前准备好的行李,准备着跟他那亲爱的未婚夫去大陆各个地方旅行。

       黑桃国是个童话的国家,它有着鲜花、萤火、阳光,还有着星空,在挣脱了黑夜的束缚的、闪烁着小小光芒的星辰。

       嘘——你想要听一个童话吗。他看到阿尔弗雷德眨了眨他那蓝色的眼睛。


评论(2)
热度(29)

© 影光。 | Powered by LOFTER